新生彩票注册|彩票双色球开奖直播
|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陸 | 注冊 | 訂閱
未完成

顧雛軍被改判5年,并未完全無罪

2019-04-11 12:54 | 作者: 李佳

最高法院改判的有期徒刑五年顯然不是顧雛軍最希望看到的“好結果”,有接近顧雛軍的人士對《中國企業家》表示,“他(顧雛軍)的觀點一向是完全無罪,希望的是徹底平反,所以現在可能有些無奈。”

文丨《中國企業家》記者  李佳  編輯丨劉宇翔  頭圖攝影丨史小兵

 

顧雛軍終于等來了再審判決。

2019年4月10日上午9時30分,最高人民法院對原審被告人、前格林柯爾集團創始人、原科龍電器董事局主席顧雛軍等人虛報注冊資本,違規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挪用資金再審一案進行公開宣判,判決撤銷原判對顧雛軍犯虛報注冊資本罪,違規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的定罪量刑部分和挪用資金罪的量刑部分,對顧雛軍犯挪用資金罪改判有期徒刑五年;撤銷原判對原審被告人張宏犯違規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的定罪量刑部分,維持原判以挪用資金罪對張宏判處有期徒刑二年,緩刑二年的定罪量刑部分;對原審被告人姜寶軍、劉義忠、張細漢、嚴友松、晏果茹、劉科均宣告無罪。

而在11年前的2008年1月30日,顧雛軍因虛假注冊、挪用資金等罪被佛山中院一審獲判有期徒刑十年,在佛山中院宣判前,顧雛軍己被羈押超過了兩年多。2012年9月6日,顧雛軍經過減刑后出獄,彼時,患有高血壓、心臟病和糖尿病的他體重從220斤到160斤,每天早晚要吃降壓藥,飯前也要吃藥控糖。

顧雛軍出獄后,未作任何停留即直奔北京,一周以后,他在微博上公開媒體發布會的邀請,14日當天,在媒體見面會上,顧雛軍戴著一頂上書“草民完全無罪”的帽子,公開一份舉報材料以及自己的喊冤信,直斥7年鐵窗生涯為“完全偽造的罪證和莫須有的罪名”,并點名批評“陷害”他的官員為“貪官污吏”。

2012年,顧雛軍出獄后頭戴“草民完全無罪”的高帽舉行記者會。攝影:史小兵

由此顧雛軍拉開了申訴之路,直到今天最高人民法院的再審宣判,已經過去了6年多。在判決前的4月9日晚間,顧雛軍對澎湃新聞記者表示,“我始終認為我是無罪的,我相信明天會有一個好結果。”

最高法院改判的有期徒刑五年顯然不是顧雛軍最希望看到的“好結果”,有接近顧雛軍的人士對《中國企業家》表示,“他(顧雛軍)的觀點一向是完全無罪,希望的是徹底平反,所以現在可能有些無奈。”

誰是顧雛軍?

2018年,《中國企業家》雜志曾經專訪過顧雛軍,當時他精神氣色還不錯,比起剛出獄時的喊冤姿態,已經平靜不少,言語間也多了幾分謹慎。

今年顧雛軍已經60歲,在大眾媒體里,他是“喊冤”的前企業家,而在企業界,10年光陰早已經滄海桑田,曾經輝煌的格林柯爾集團、科龍電器都不復存在,顧雛軍想要個說法,但要不回失去的10年時間和曾經的企業集團。

佛山市順德區是中國的“家電之都”,上世紀80年代初,一批鄉鎮企業開始嘗試做家電制造,當時它們普遍缺乏技術儲備,科龍集團的前身珠江冰箱廠是容奇鎮工交辦公室的副主任潘寧創辦的鄉鎮企業,1984年,潘寧帶領100余名工人在簡易工棚里,用手工錘敲出兩臺冰箱,取名“容聲”。經過發展,短短8年后,珠江冰箱廠已經發展成為當時南方最大的冰箱制造工廠,并獲得了鄧小平同志的肯定。

但彼時珠江冰箱廠興盛之下,埋藏了巨大的隱患,那就是產權不清。珠江冰箱廠盡管由潘寧創辦,但在產權上則屬于容奇鎮政府,在創辦時,鎮政府出了9萬元的試制費,并且企業發展過程中,當地政府給予了大力支持,管理團隊并無股份,管理團隊與鎮政府的矛盾由此引開。

1992年,珠三角的家電鄉鎮企業掀起了改制潮。珠江冰箱廠根據廣東省股份制試點聯審小組、廣東省經濟體制改革委員會聯合簽發的粵股審〔1992〕29號文,以定向募集方式改制為股份公司。2年后,潘寧決定將企業變身為科龍集團,宣布新創科龍品牌,進軍空調行業,在他的計劃中,科龍品牌歸企業所有,逐漸擺脫當地政府的控制,準備“單飛”。

顧雛軍曾經想做世界的冰箱大王。攝影:史小兵

這很快引起了當地政府的警覺,1996年,科龍電器在香港聯交所上市,融資12億元,成為全國第一家在香港上市的鄉鎮企業,就在潘寧雄心萬丈地四處攻城略地準備擴大版圖時,他突然被宣布辭去總裁職務。

潘寧徹底出局后,群龍無首的科龍經營陷入了惡化,時逢亞洲金融危機,科龍的業績一落千丈,兩任接替潘寧的總裁都在短期內辭職。

就在科龍因為產權問題陷入經營困境的時候,當時在天津發展的顧雛軍迎來了事業的第一輪高峰。1995年,他在天津創辦了“格林柯爾”,生產無氟制冷劑。當時,公眾逐漸意識到電冰箱和空調所使用的氟利昂對大氣臭氧層有很大的破壞性,所以無氟家電備受追捧。顧雛軍的技術和工廠恰逢其時,5年后,格林柯爾在香港創業板上市。

2001年,格林柯爾宣布斥資6.6億收購科龍,成為這家家電龍頭企業的第一大股東。當時,這筆“蛇吞象”的交易就備受媒體質疑,著名媒體《財經》雜志在2001年12月5日發表了《細探格林柯爾》報道,質疑了顧雛軍及其創業經歷、顧氏理論高額收入等等,一度讓格林柯爾在香港創業板的股價從3.5元跌到2.55元,市值蒸發近10億港元,顧雛軍自稱“經歷了911一般”。

但媒體的質疑并未延緩顧雛軍的資本運作,2003年5月,顧雛軍以2.07億收購冰箱巨頭美菱電器;7個月后,以4.178億人民幣收購亞星客車;2004年4月,斥資1.01億元的價格入主襄陽軸承;4個月后,以1.84億的價格收購商丘冰熊;當年11月25日,通過境外子公司GRC Capital收購法國汽車配件生產商Tomkins和英國汽車設計公司LPD。

花費3年時間,顧雛軍打造了當時龐大的“格林柯爾系”。

對于顧雛軍的產業-資本運作,外界有涇渭分明的不同看法。家電專家劉步塵曾對《中國企業家》表示,當初科龍剛剛進入格林柯爾系的時候,有過短暫的輝煌,但很快就趨于沒落,“顧當年熱衷于資本運作,似無意通過實業操作的方式把容聲、科龍做起來,他夢想通過資本運作的方式建構一個制冷帝國。”

但顧雛軍顯然不這么看,他認為2002年接手科龍之后,自己做的很成功,第一年就把冰箱業務的成本降了48%,空調降了35%,當年實現盈利。第一年做了67億的銷售額,第二年80多億,第三年128個億。“而我接手之前,科龍只有35個億的銷售額,上繳政府的稅收也從1.7個億一路增至5.6個億。”

當時一位新任地方領導來科龍例行參觀,顧雛軍陪同時說了一句:“我們現在稅收重回順德第一。”

“重回”兩個字相當微妙,因為科龍在潘寧時代就是順德稅收第一的企業。殊路同歸的是,科龍復雜的產權關系,不僅讓潘寧出局,也最終讓顧雛軍栽了跟頭。

就在顧雛軍和格林柯爾系如日中天的時候,一場風暴悄悄襲來。2004年8月10日,香港中文大學教授郎咸平以香港中文大學金融教授的身份發表了名為《格林柯爾:在“國退民進”的盛宴中狂歡》的演講,指責顧雛軍在國有企業改制過程中席卷國家財富,并且強烈建議停止以民營化為導向的產權改革。由此拉開了當年批判“國退民進”的輿論風暴。

羅生門

在那場輿論風暴里,顧雛軍看似龐大的格林柯爾系帝國,很快就轟然倒塌。

讓格林柯爾系迅速崛起的科龍集團收購,成為了他的“阿喀琉斯之踵”,產權問題是集體企業、國企繞不開的坎。當初正是地方政府否決了科龍管理層的MBO方案,潘寧出走,科龍后來陷入困局,才有了顧雛軍的收購。到2004年8月,郎咸平強烈質疑顧雛軍以“七板斧”侵吞國有資產,靠科龍集團的現金流以9億人民幣套取了百億資產。

多年后,顧雛軍回憶說,郎咸平是收受了某上市公司的好處,幫某些人搶奪科龍的股權。這一說法成了“羅生門”,難以確認真偽。

但那場輿論風暴里,90%的網友支持的是郎咸平,倉促應戰的顧雛軍很快就敗下陣。

2005年4月5日,中國證監會對格林柯爾涉嫌違規挪用其控股的上市公司科龍電器的資金和收購美菱電器、襄陽軸承以及亞星客車三家上市公司的事件展開調查。隨后,證監會20人小組進駐科龍展開調查。

5月10日,科龍電器發布公告:公司因涉嫌違反證券法規已被中國證監會立案調查。

那時候恰逢科龍銷售旺季,公告一出,顧雛軍擔心供應商和銀行肯定擠兌,那科龍就完蛋了。果然,危機愈演愈烈。格林柯爾系上市公司股價一路下挫,銀行紛紛只收不貸,供應商停止供貨并開始加緊追討欠款,科龍電器一度停牌。

三個月后,顧雛軍在北京被拘。2006年7月,中國證監會對顧雛軍給予警告、30萬元罰款,并實施永久性禁入證券市場。

一年半后的2008年1月,廣東佛山市中院對顧雛軍作出一審判決,顧雛軍因虛假注冊罪、違規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以及挪用資金罪獲判有期徒刑十年。

顧雛軍被拘留之后,廣東省、佛山市和順德區三級政府就組成了科龍重組領導小組。2005年9月,顧雛軍在南海看守所簽署了科龍股權轉讓的意向書,科龍被海信收購。

“如果我能平反”

出獄后,顧雛軍一直為申訴的事情奔走。但一開始,情況并不讓他樂觀。2015年冬季,《中國企業家》從接近此案的法律人士處了解到,“他(顧雛軍)一直在奔走,但重審難度極大。”

事情的轉機來自于2016年發布的《中共中央 國務院關于完善產權保護制度依法保護產權的意見》,該意見指出:“要妥善處理歷史形成的產權案件,堅持有錯必糾,抓緊甄別糾正一批社會反映強烈的產權糾紛申訴案件,剖析一批侵害產權的案例”。

2017年9月底,《中共中央 國務院關于營造企業家健康成長環境弘揚優秀企業家精神更好發揮企業家作用的意見》出臺,這是中央首次以專門文件明確企業家精神的地位和價值。

到了2018年1月2日,最高法發出《關于充分發揮審判職能作用為企業家創新創業營造良好法治環境的通知》,要依法保護企業家合法權益,為企業家創新創業營造良好法治環境。

在這些信號中,顧雛軍終于等來了自己案子的再審。

在去年的采訪中,顧雛軍反復強調“感謝黨、感謝政策”絕對不是言不由衷,“全民保護產權提高到這個高度,現在形勢、政策給了我平反的機會,我清醒地認識到這不是我個人的力量。如果我能平反,想再為這個偉大的國家做一些制造業方面的貢獻,希望對得起時代。”

今天的再審判決不知是否會讓他重燃希望。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轉貼到開心網 分享到QQ空間

專欄

何振紅

《中國企業家》雜志社社長

馬鉞

《中國企業家》執行總編輯

馬吉英

《中國企業家》高級記者,關注汽車、...

蕭三匝

《中國企業家》高級編輯,關注思想、...

周夫榮

《中國企業家》記者

新生彩票注册 红包赌博玩法 后二杀两码怎么倍投 摩卡集团 马洪刚决战澳门 重庆时时彩稳赚秘籍 网上玩大小单双技巧 广东时时11选五计划 竞彩足球比分即时比分 什么生意一天稳赚50元 6天天好彩玄机m资枓